“送教上门?我孙女这个样子能接受教育?你来有什么用?”第一次见面,彤彤的祖父就用三个问号把孟根伍老师挡在了门外。彤彤已经8岁了,是先天性脑瘫患者。家里为了给孩子治病费尽周折,欠债不少,其父母远赴新疆打工挣钱,孩子暂由祖父母照看。

  宝鸡市凤翔县特殊教育学校教师刘建生对送教上门也有着深刻的理解。初次去华华家送教,刘建生就遭受了一次“突袭”——华华突然卡住他的脖子不松手,他被卡得几乎窒息。刘建生并没有生气,他轻轻地抚摸着孩子的头安抚她的情绪,直到孩子平静下来。从此以后,每次去送教,他都会先和华华做游戏,等孩子情绪稳定了再拿出课本,一字一句地开始教授。

  之后,孟根伍隔三岔五地去彤彤家,与孩子一起看书、画画、做康复训练,性格孤僻的彤彤逐渐开朗了起来。有一天,彤彤的祖父眼噙热泪突然拉住孟老师的手说:“只要你愿意,咱们就是亲戚了!”孟老师欣然应允。

  然而,孩子残疾,有的父母忧心忡忡,总想藏着掖着,不让人知道。这种情况成为送教路上最大的障碍。宝鸡市陇县火烧寨中心小学教师孟根伍就遇到了这种情况。

  “教师的爱是滴滴甘露,即使枯萎的心灵也能苏醒。”在陕西宝鸡,有一群教师用送教上门的实际行动,为重度残疾儿童和少年开启了另一片阳光天地,更给这些孩子的家庭带去了信念和支持,让他们重拾生活信心。

  郭让娥2019年主动加入送教团队,主要承担周某、张某和陈某三名残疾儿童的送教工作。周某,因幼儿时期一场严重的车祸导致肢体残疾,长期卧床,大小便不能自理,语言表达能力基本缺失。郭让娥二话没说,风雨无阻地开始给孩子送教。几年来,郭让娥先后为周某、张某和陈某三名残疾儿童送教70余次,并为三个孩子送去价值7000余元的礼品和学习用品。

  “送教上门,这样宝贵的机会与我的志向不谋而合,我要为残疾学生送去知识,为他们的家庭送去希望。”千阳县草碧镇中心小学教师李想,刚参加工作就毛遂自荐承担起送教上门工作。

  那么,送教上门,送什么?谁来送?如何送?

  “送教上门就是把课堂搬到重度残疾学生家里。要做到这看似简单的空间转换并非易事,它要的不仅是专业的知识,更需要天长日久的坚持、付出和陪伴。”陕西省副省长、宝鸡市委书记徐启方说,“近年来,宝鸡市持续推进教育公平,不断提升特殊教育发展水平,送教上门工作已基本覆盖全市13个县区。”

  2019年1月12日,大雪初晴,温度极低,郭让娥如约来到周某家送教。由于路面严重结冰,在躲避迎面而来的大货车时,她的车子滑到了路边水渠,差一点就翻下悬崖。在好心司机的帮助下历经两个小时才将车子拖了出来。冻得瑟瑟发抖的郭让娥还是坚持来到学生家里。她说,孩子在等着她,她不能辜负孩子那渴盼的眼神。

  教育的过程就是爱的过程

  “孩子没有办法选择过去,但孩子有权利选择将来,我们都为人父母,应该让孩子看看外面的世界……”张海霞的送教对象张某是一个重度脑瘫患儿,父母已经失去了信心,对孩子不管不顾,每次下地干活就用一根绳子把孩子拴在家里。初见张某的父母时,张海霞碰了一鼻子灰,但她仍然心平气和地给张某的父母摆事实、讲道理,终于用真心和真情说服了他们。

  (本报记者 张哲浩 杨永林 本报通讯员 李佳宁)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残疾人一个都不能少。”这是党的号召和要求。

  有付出就有收获。几年来,周某的肢体康复和语言表达能力均有巨大好转;张某多动症得到缓解,基本的算术、口语表达及生活自理能力明显增强;陈某的狂躁情况也有所好转,不仅能够与人正常交流,还能积极参加家庭劳动。

  教育的过程就是爱的过程。陈仓区特殊教育学校教师张海霞,每次送教都要经受50余公里的汽车颠簸和近一个小时的徒步翻山越岭。但是春去秋来,寒来暑往始终没有阻挡住她送教的步伐。